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哈利波特 - 妙丽x山怪

哈利波特 - 妙丽x山怪

万圣节的夜,头顶上飞着不断从墙壁和天画板飞出来的蝙蝠群,一声:『开动!』,空盘子里凭空冒出丰盛的餐点
哈利和荣恩笑开怀地吃着,早把仍将自己关在厕所的妙丽忘得乾净。哈利忙着把一个连皮煮的马铃薯盛进自己餐盘时,奎若教授突然气急败坏地冲进餐厅,跑到邓不利多的椅子旁,颓然趴在餐桌边喘着气说,『山怪-在地牢里-我应该向你通报一声。』然后就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在爆出一串骚动,邓不利多命令所有学生回到各自寝室避难时,哈利突然想起什幺。
他抓住荣恩的手臂,『我刚刚才想到─妙丽。』
儘管她是这幺一个嚣张跋扈,自以为是的讨厌鬼,可也不能不顾她死活,他们赶紧俯下身,偷偷摸摸地避过众人,跑向女生厕所。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荣恩说。
『哈利用力一吸,一股噁心的味道直窜进鼻孔,闻起来像是臭袜子加上很久没清理的公厕尿臊味。
接着左方通道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影子朝他们的方向过来,那必然就是山怪─牠足足有十二呎高,皮肤是暗沈的花岗岩灰,如巨石般庞大且肌肉暴凸的躯体上,镶着一个椰子似的小秃头。牠有着树干般粗状的短腿,和扁平粗硬的脚,身上散发着那股可怕的臭味。牠过长的手臂,拖着一根大木棍,朝一扇门走去。
牠停在门前,用那可能也没用的脑袋瓜想一想,低头弯腰慢慢往里头走去。
『钥匙就插在门上,』哈利低声说,『我们可以把它锁在里面。』
『好主意。』荣恩附声。于是他们慢慢娜向那扇场开的门,哈利纵身一跳,抓住钥匙,碰地一声关上大门,锁上。
『太好了!』带着胜利的兴奋心情,两人沿着通道往回跑时,从刚才他们所上的房间传来一个令人心跳停止声音─一声高亢,恐惧的尖叫─妙丽!
『那是女生厕所!』哈利屏息说。
于是他们又全速冲回那扇门,转开钥匙-一起跑了进去。
他们看到什幺?
山怪巨大的身影背对着他们,妙丽瑟缩地贴在对面的墙边,看起来好像就快要昏倒了,这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妙丽的葛莱分多袍已被撕碎,贴身的麻瓜衬衫只剩下左半边一截袖子,她正用双手遮挡住已被撕去原本该是胸罩的地方。
这一幕令荣恩脸红心跳,忍不住睁大眼盯着妙丽不放。妙丽的胸部真不算小,虽然才十一岁年纪,应该已经C罩杯了吧,双手因恐惧和羞涩,紧紧抱着胸部,更压得乳沟突现,显得双峰宏伟。乳晕部分被手遮住,看不见,快把手放开呀!─荣恩上头有那幺多哥哥们,自然已经学到了不少。
哈利大喊一声,『转移他的目标!』,把荣恩拉回现实。赶快救人要紧啊!
而哈利这样一个瘦小的男生,自小在德思礼家除了虐待只有苦力,目前的他可说什幺也不懂,见到半裸的妙丽,是什幺感觉,他根本也说不上来,也不去在意。
哈利抓起一个掉落的水龙头,用尽全力扔到墙上。
山怪笨拙地转过身来,傻呼呼地连连眨眼想要看清楚是谁弄出这幺大的声音。
哈利又看到了什幺?
从山怪半吊的骯髒裤子哩,伸出一根尺寸足以令海格这样的巨人也甘拜下风的东西─那有哈利整个身体这样粗,黑灰色并满布皱纹和臭味的阴茎,正昂然而立对着他们。哈利知道那是什幺,他自己也试过..勃起,却不知道那是为何,他完全不懂这头山怪想要做的事。
看来,这头山怪发春了!牠进到学院,就是要找个性伴侣的!荣恩也大吃一惊。这只山怪想强暴妙丽?原本妙丽在他的印象只是个脾气坏讨人厌的自大女生,但从刚才那一刻他见到那幺一个楚楚可怜的妙丽起,就完全改观了。现在荣恩脑袋理挥之不去的全是妙丽娜闪亮的褐髮和那对可爱的兔宝宝门牙。他要救出妙丽!
『喂,小豆子脑笨蛋!』荣恩鼓起勇气大喊,把一根金属水管扔到山怪身上。这显然没有用处,只是不断有大声音打扰牠办好事,牠被激怒了─牠突然伸出右手抓到了哈利,牠..牠..就这幺一口,居然将奋力挣扎的哈利吞下去了!
妙丽看着这恐怖的一幕,吓得完全瘫软了。她想要救人的,只是一点力也使不出来,吓坏了..吓坏了..,就这样任由山怪为所欲为。而荣恩也呆了过去,山怪顺手将牠的上百斤大木棍压在荣恩身上,啊!荣恩觉得肋骨都被压碎了,他完全说不出话,也动弹不得。
山怪打一个饱嗝,没人打扰了,望着疲软的妙丽,一把提起,将仅剩的下半身洋裙和小内裤也撕去─妙丽一思不挂,只能任由山怪宰割。厌厌一息的荣恩看到这一幕,居然入迷了。哈利..他应该难过,愤怒,但盯着妙丽却只能脸红,他也发现被压在地板的下体涨得厉害,令他都忘了身上的剧痛。妙力的下体长着稀疏的阴毛,也是头髮一般的褐色,捲捲的,很美。
山怪笨,但对这种事却像是懂不少,牠伸出右手食指与拇指将妙丽比例均匀的双腿分开,露出未经人事的鲜红闪亮阴户。荣恩看得下体暴涨。山怪伸出硕大的舌头,想舔妙力的阴唇,但牠舌头大得异常,简直正舔着妙丽整双大腿。
这样或许更刺激得多,妙丽也不由得『嗯哼』的叫了出来。这是什幺感觉?这怪物在干麻?牠也是要吃掉我吗?妙丽看的书多,但她可是好学生,乖乖牌,这方面的书她一个字母也没读过,麻瓜父母也没那幺开放,总认为她长大点,自然会懂。她对性方面的知识几乎比哈利更不明,她甚至不知道山怪下体的那根大灰柱是什幺东西!
好奇怪啊!妙丽只感到自己下体越来越湿,她第一次从阴道流出潺潺淫水。荣恩看得下体越来越热,可是他究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淫水不断的流着,山怪这下大概觉得,时机到了,一把将妙丽倒转过来,两手食指和拇指各捏抓着她的左右腿,将大老二对準妙力的阴道─
『啊!』
不会成功吧!荣恩想也知道,这样大的东西,那幺小的阴户,怎幺可能进得去?
山怪一声声怪叫着,腹部正挺着妙力的屁股抽插,插进去了?怎幺可能?荣恩想起老爸的飞天破车,不也是小小的外观,却有着令人惊奇的容量?看来山怪对这方面的本事也真大,牠显然对妙丽的阴道施了魔法!
『啊!喔!』妙利受到刺激不由自主地叫着,山怪怎幺能把那幺大的柱子插进来?她不由得把眼睛闭上,兔宝宝的门牙紧张的咬着下唇。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由于阴道被魔法扩充,并不会怎幺痛,『啊嗯!』那里被山怪插着,其实..很舒服。
牠强姦了妙丽!荣恩瞬间爆发(不是下体),居然猛的站了起来,将身上的百斤木棍当作无物,身上的伤似乎一下子都好了。魔法师,在情绪到达极点时,都能发挥出平常没有的力量,荣恩便是发出了这样的力量。
『住手!』荣恩大叫,他喊出脑中想到的第一个咒语:『温咖癫啦唯啊萨!』
刚才压住他的山怪大木棍飞了起来,荣恩反应过来,他要让山怪自己嚐嚐被大木棍压住的滋味!木棍缓缓飞移过去,正在享受的山怪一点都没发现,接着发出一声令人作呕的碎裂声,山怪倒地,荣恩望着这惊奇的一幕,硕大无朋的山怪阴茎从妙丽稚嫩幼小的阴道一下子滑出来,像是牠凭空生出了一只大阴茎一般。
已经意识不清的妙丽这下才睁开眼(怎幺停了?我还要!),看到眼前倒地的山怪和或许因愤怒而满脸通红的荣恩。
妙丽此刻完全不知道心中真正的想法,她只是不由自主的朝山怪仍高高耸立的大阴茎走去。
完全没人教过她,聪明的她却在刚才那场交合中学会了,性器官是需要刺激的,她双手环抱住山怪的阴茎,站在山怪的睪丸上,用硬挺的乳头摩擦着,用阴毛刺激着,用舌头舔着。
『妙丽!』荣恩惊讶于妙丽这样的举动,脸和下体更加涨得通红,一方面是生气,冲过去一把从山怪的阴茎上抓起妙丽。
扶着妙丽裸露的肩,看到她裸露的胸,裸露的肚子,裸露的下体..。他要开骂的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了,只是不断对妙丽欣赏着。
妙丽咪着朦胧的眼睛看着他,发现荣恩盯着她矫美的身体,她也注意到了荣恩的下体..。
荣恩的巫师袍明显的有个突起,妙丽猜到了。
『你那里也有一根那样的柱子吗?』妙丽娇声说。
接着就不由分说蹲下,掀起荣恩的袍子,隔着裤子抚摸那热涨的地方。妙丽明显的着了魔了!荣恩想,或许那是山怪的力量,跟牠交合一次,就会深深着迷于性事。
『呃..妙..妙丽!』荣恩再次抓起妙丽的肩膀,这次妙丽却抓住他的手,移向自己的乳房。
『山怪被解决了!』荣恩大叫道,尽力使自己保持清醒。
『这只怪物刚才吞了哈利,记得吗?』荣恩说出这句话,才刚想起哈利被害死的愤怒,眼框泛红了起来。『快清醒点,我们必须去报告老师。』然后荣恩脱下自己的长袍,给妙丽披上,他刻意拉紧袍子,遮住那对粉红挺立的乳房和淫水闪亮的下体,马上转身,朝门口奔去,不再看妙丽,他要逃出这诱惑人的魔障..。
『整整─石化!』妙丽手上不知什幺时候拾起的魔杖正对着荣恩,原本大动奔跑着荣恩突然双手紧贴在身体两侧,腿也併拢作出立正的姿势,动弹不得了。
然后妙丽再次抛掉长袍,露出全身的裸体,从后头抱住荣恩,纤手开始在荣恩身上游走,他脱下荣恩剩下的套头毛衣,长裤,内裤..。
现在两人都是一丝不挂,而高瘦的荣恩下体昂然着一根妙丽口中的柱子。
与山怪的巨无霸比起来,这柱子真是微不足道,妙丽嘘了一声,令荣恩羞到最高点,但妙丽接着还是轻手把它抚摸着。
『啊∼』妙丽张大口将这柱子一口含入,开始吸允。这不是妙丽的第一次吗?她怎幺会这幺熟练?『你知道吗?我终于从山怪那里学到了最后一样我还不会的本事。』妙丽擡起头对荣恩说,她感觉到荣恩的柱子在微微颤动,于是跳起来一把抱住荣恩,将双脚跨住荣恩的屁股,阴道对準了小柱子,『噗兹!』
这应该就是山怪的魔力,与牠交合一次,就能学会各种姿势并沈迷于性事。
『啊!啊!好舒服!荣恩!你的..一样大!噢!』看来,山怪把她的阴道变成能合各种尺寸了。
『好舒服!啊∼啊!再来啊荣嗯!啊∼你真可爱!啊呀!什幺东西射进来了?』就在妙丽独自抱着荣恩的腰部疯狂摇摆之下,荣恩下体一股热流激射进妙丽的阴道。
然后妙丽就感觉到自己在往后倒─就这样完成了第一次,荣恩兴奋的晕过去了!
妙丽就这幺被荣恩压着向下倒,他因为全身锁咒还挺立着的柱子仍插在妙丽的阴部,妙丽成了荣恩的肉垫!她光滑的屁股摔到了厕所的大理石地面,好不生疼!
痛得一下爬不起来的妙丽,就这样任由失去意识的荣恩插着,荣恩的胸膛就压着她丰满徐徐起伏的乳房。
(不行啦?)恢复力气的妙丽,失望的推开身上的荣恩,由于阴道的魔咒,她轻易的就把荣恩深深插着的柱子抽了出来。
妙丽把注意利又回到了仍昏迷不醒的山怪身上。
简直是性怪物,昏倒了老半天,阴茎仍然翘得老高。
妙丽高兴的走过去,环抱这只大柱子,不断用全身摩擦,舌头舔着山快的龟头,她也想用口含住,但做不到,小口还未受过魔法。山怪的龟头,比妙丽的头还大上一些呢!
她只能用左右手臂交替,整只手来回摩擦着山怪最敏感的部分,也不断往上跳,舌头舔进柱子中间一个小洞洞,
『嗡..。』山怪怪叫呻吟了一下,下体开始狂颤,突然从妙丽不断试着去含入的部分射出浅蓝色的浓浓液体。
汹涌的液体把妙力都给沖倒在地上了,好多,好浓!这就是山怪的精液吧!奇怪的是它不如山怪给人的印象那样腥臭,妙丽喝到了不少,真是好甜,真像蜜糖蜂蜜的味道。
妙丽再次站起来,娇豔的眼仍盯住山怪的柱子,看到它渐渐软下来倒在一边。妙丽惊奇的望着,真不知道柱子办完事会发软的呢!她只知道:这样就不能玩了!
她走到软倒的柱子旁,用一双纤手柔捏着龟头,拍打着,又用双腿夹柱子的根部,裸体躺到山怪的肚子上,双腿浑乱移动摩擦着重重倒着的大柱。山怪肚子的毛搔着她裸露的背和屁股,整个背部奇痒,妙丽就这样痒得笑着扭动身躯躺在山怪身上。
好不容易,山怪再现雄风,一根大柱又顶天立地了,妙丽这次把握时间,『温咖癫啦唯啊萨!』她把自己整个浮到空中,双脚尽量张开,已经火热的小阴道对準山怪的龟头。
『啊!』妙丽愉悦的叫出来,由于山怪是昏着的,她还是只能自己尽情摆动,双脚再次踏到好大的睪丸上,屁股上上下下擡着,娇躯前后摇摆,作出好像骑马一样的动作,
『啊∼喔∼!好舒服!好爽快!啊∼啊∼!』妙丽已经无法自拔了。
她自己搓揉着阴核,淫水不停不停的流着,脸已经根荣恩的头髮一般红,而表情是她进学院以来没见过的幸福神色。
『啊∼山怪哥哥∼!好棒!好强!』其实山怪根本一点动作也没有。妙丽再转了个身子,面朝山怪的肚子,抓住牠肚子上的长毛,屁股一跳一跳的摆动,与山怪摩擦出『滋、滋』的声音。
『啊∼感觉好奇怪∼有什幺东西要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妙丽紧闭着眼,一脸香汗,终于达到此生的第一个高潮。
啊!这是怎幺回事?不够!还要!妙丽诱迷上了高潮的感觉,就这样几秒钟,简直..太失望了,她还不打算停的继续包着山怪的阴茎左摇右摆。
这次轮到山怪了,妙丽感到她的体内再自有东西在颤动。
『喔啊!』昏倒的山怪居然大吼了出来,那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把昏倒在地的荣恩也惊醒了过来。此时,外头的走廊也从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朦朦胧胧的荣恩,呆呆看着眼前,妙丽向上飞起,那是山怪出奇多的精液从她的阴道口炸出,荣恩就眼看着妙丽从阴道口画出了一道浅蓝色抛物线,然后摔到地上,昏死了过去。
『妙丽!』荣恩这才完全清醒了,冲过去将她的裸体一把抱起。
『怎幺回..啊!天啊!』闯进来的麦教授瞬间脸色由黄变成火红,她用双手遮住脸。
也难怪,厕所里的景象是,露着大老二厌厌一息的山怪,满脸通红并一丝不挂的荣恩抱着同样一丝不挂的妙丽,荣恩的左手还不知有一没意的放在妙丽的下体,手指捲着几根阴毛,以及满地的山怪精液。
紧跟在后的石内卜,奎若,一进门就满脸通红瞪大了眼睛桥着这奇妙的景象。
『这..不..我..山怪把妙丽..我跟妙丽..哈利把山怪..荣恩被山怪..。』荣恩支支呜呜完全不知道在说什幺。他手忙脚乱的用右手遮自己的重要部位,一下子又双手并用遮住妙丽的乳房和下体,因为他看到石内卜的邪眼不时飘项妙丽的?体。
『你们究竟在做什幺?』麦教授还是不敢放开手,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彆扭。
『你们这样淫乱的行为可以令葛莱分多扣上一千分!』石内卜听来有些尴尬的说,他还是试着在偷看荣恩手底下的妙丽青春的三点。
荣恩还没开口,就算开口他也说不出话,就发声了一件更奇妙的事。手中的妙丽肚子在涨大,涨大。
『哇!』石内卜不小心惊呼了出来,这令麦教授也忍不住偷看了一下。众人就看着这惊奇的一幕,妙丽的肚子就这样涨大,胸部也有了明显的成长,最后看来就像十月怀胎的孕妇,然后..
一滩透明的水从阴道口泄出,『羊水破了!』麦教授惊呼。
妙丽要生了!
『怎幺回事?』不要再来了,荣恩默喊,有一个人踏进厕所,这次是..老校长瞪不利多!
『喔喔!』那是邓不利多叫出来的,他也是邓大眼看着厕所内,『居然..又发生这样的事..麦教授,可以请妳帮忙接生吗?』说完,瞪不利多手一挥,地上多了一盆热水与毛巾。
教授羞红着脸走向妙丽,『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她忍不住问。
荣恩退到一边,慌乱的检起他的巫师袍披上,然后刻意站到石内卜前,挡住他不怀好意的视线。
『我每年都在防範这种事,上次有学生被闯入的山怪姦淫,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想不到这次..。别怪学生,他们都是着了山怪的魔,身不由己的。』瞪不利多说,他也捲起袖子想帮忙,但被麦教授伸出左手挡住。麦教授注意到邓不利多的袍子下摆也有一点..,不愧是史上最伟大的巫师,这把年纪了还..。
被挡住的石内卜忙探头,奎若居然转过头来背对着妙丽,他的「后脑杓」好像兴奋得在抖动,而荣恩害羞的偷偷看着眼前的妙丽阴道口慢慢扩张,一个湿滑滑的小头渐渐滑出来,由于妙丽的阴道受过山怪魔法,对这小孩的诞生她好像一点痛觉也没有,仍然沈沈昏睡。
『那是山怪的小孩吗?』荣恩终于忍不住问。
『噢!卫斯理,你最好别过头去别看,对你没好处。』麦教授气愤的说。
『很遗憾那是,与山怪..结合的女孩的确会马上怀孕,生下牠们的后代。但即使是恐怖的山怪的小孩,我们也没有权力抹煞生命。』
『噢!这..这是..!』麦教授突然惊叫,瞪不利多藉机似的跑过去,眼睛还是瞄了瞄妙丽。
麦教惊讶的指着顺利从阴道口滑出的婴儿,生得就是当年他们放到德斯礼家门口的那男婴一般,额头上也长着一道闪电般的疤痕。荣恩望着妙丽的阴道又收缩回去,腰身也回覆了原来的纤细美好。
『这真是不可思议..,荣恩,哈利被山怪吞食了吗?』瞪不利多问道,而身后一头雾水的麦教授用魔杖一指,脐带自动收缩,然后手忙脚乱的帮孩子洗澡,擦身。
荣恩这才想起可连的哈利,眼眶顿时红了,他点点头。
『噢!不用难过,妳的好朋友哈利我想又回到了人世。』他指了指正抱在麦教授怀里的孩子,荣恩邓大了眼望着。『真神奇..我想这不是山怪的原因,这大概是哈利这孩子自己的能力,他从佛地魔那而学到的附身能力,他藉由山怪的精液附到了妙丽的受精卵里。』奎若的后脑杓停止抖动。
麦教授瞪了邓不利多一眼,瞪不利多才发现在荣恩这孩子面前讲话太露骨了(有什幺关係嘛,看来他们都做过了),
他不好意思的对麦教授说:『亲爱的教授,请把妙丽叫醒吧!孩子要长大..需要母奶。』
麦教授的脸已经火红,她摇一摇虚弱的妙丽,妙丽渐渐清醒。
『我是怎幺了..?啊∼!』她望了一望周围,然后,显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这个事实,她尖叫着用两手护助重要部位。然后她慢慢想起刚才的一切一切,哇!好恐怖!她哭了出来。
『看来妙丽小姐妳渐渐清醒了,山怪的魔咒在退..。』瞪不利多心疼的说。
『但还要拜託你最后一件事,妙丽,餵餵这孩子。』瞪不利多说着将小哈利抱给她。
『餵?』妙丽不解的说,眼神怀疑的望着邓不利多,她发现瞪不利多偷看她的乳沟。『他是..哈利?』显然妙丽也注意到了孩子头上的疤。
『不错,妙丽小姐真是聪明。而他同时也是..妳的孩子,我可以用魔力让他在今天晚上就长回你们的朋友哈利应该的年纪,但却得让孩子先被母亲餵饱,这魔咒需要..爱的力量。』
妙丽显然很不能明白哈利等于她儿子的这种蠢话。刚刚生小孩那一段,她是昏着的,但她的确感觉到自己发涨的乳房流出一滴滴的奶水。
看到乳汁滴下,邓不利多又差点入迷。他赶紧正色道:『荣恩先生,你能对妙丽小姐说明一切情形吗?那我和老师们就先出去。』说着手里变出一件长袍给妙丽披上。
『邓不利多教授!』麦教授生气的叫。看来他不认为让初经人事的格兰杰小姐和卫斯理先生
共处一室是好主意。
『想信我吧!别坐电灯泡了!』说着就把抗议中的麦教授,探头探脑的石内卜,以及后脑杓好像对这一切很感兴趣的奎若挤到女厕门外。
厕所内,荣恩害羞着对妙丽述说一切,已经想起来根荣恩交合过的妙丽,也不避讳了,脱下长袍裸着身体抱着小哈利贴在自己的左乳。
『你长大可不能对别人提起?!』妙丽对着怀中的孩子,微笑说。荣恩看着哈利津津有味吸允着妙丽的乳头,两只小手还不停捏抓着胸部,流出的乳汁,在密闭的空间中飘起淡淡甜味,好不羡慕!
妙丽注意到荣恩的神色,看到她盯着自己仍然坦露的右乳,她对荣恩说:『你也要嚐嚐吗?我..我右边的乳房涨得发痛呢!』说着就一把将荣恩的头往胸口按,荣恩也不顾一切大口吸下去了!妙丽的乳头硬挺着,好刺激!而分泌出一口口鲜甜的乳汁,淡淡的,荣恩却觉得比他喝过最好喝的奶油啤酒更吸引人,真想永远这幺吸下去。左边右边一人一口,妙丽忍部住呻吟着:
『啊∼..啊∼..』
门外的老师们自然能听得到,石内卜一脸想冲进去也膝上一口的表情,奎若的头还是不停晃,麦教授没好气的对邓不利多说:『他们都对这种事着迷了..,我想现在该洗去他们的记忆,这幺早懂这事心智都会不正常..,你干麻把他们单独留在里头?』
邓不利多咳了一声。『用不着洗去记忆。我打算的是,让时光倒回到几个钟头前,山怪还未攻击妙丽小姐之前,也就是,这些事根本没发生过,知道吗?这样妙丽小姐也不用失去她宝贵的处女贞操,这三个孩子也能维持他们天真的心智一直到将来该得到这些经验的年纪,我们老师也不会在将来任一时间看到三个孩子会尴尬,唯一不同的是,我这次会剥夺山怪的性能力,让他在也不能攻击漂亮的女同学或老师,妳知道的,麦教授,就像妳。』邓不利多只是开个玩笑,麦教授红着脸虚了他一声,石内卜及奎若好像都露出不能认同的表情。
『那幺,各位同意吗?』好像没有比这更好的建议了,三位老师点点头,但石内卜失望的神情显示这样就看不到这幺香豔的事情了,令人奇怪的奎若的头巾里似乎也发出一声叹息。
于是,邓不利多举起魔杖,『时光─倒回!』
学院的一切好像录影倒带在进行,厕所内小婴儿缩回妙丽的阴道,山怪满地的精液缩回自己的大阴茎,妙丽吸回了山怪身上,快速摇摆了一段又飞回墙边身上穿回了内裤裙子与段袖,山怪吐出哈利..。

接着是事情重新发生一次,难怪山怪生气得要砸死妙丽,因为牠不举。也难怪那一段事件不为人知,因为它根本没发生过。但经历这一次事件,妙丽.格兰杰就成了哈利与荣恩的朋友。世上有某些事情在共同经历过之后,很难不去喜欢对方,而遇到一名十二呎高的山怪,造成三人水乳交融的一段奇特经历,这太过深刻因而还再他们浅意识里留下印象的事件,就是其中一件。